甜甜圈即正义(死亡鸽子精

追逐星星的人往往都没有发现自己就是一颗星星

我爸在放一百万个可能
而我戴着耳机在放米斯达的处刑曲

你好骚啊
米斯达

【第一人称注意】给布加拉提的一封信

布鲁诺.布加拉提先生:

         展信快乐。

         这是一封写给你的、前言不搭后语的勉强算得上是信的信,来自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孩。我想,我不说您也会明白我的身份的吧?虽然有些冒昧,我想像平日一样称你为布加拉提。论写这封情书原因嘛,应该是因为我永远无法忘却那双如同那不勒斯海洋的美丽眼睛吧,是不是儿戏得可笑?说起来很滑稽,虽只有九天,我已无法忘却你的面容,你的笑意,你的嗓音,你的身影。

         我想在这封信里告诉你,一定要快乐。虽然我并没有资格,但我真的希望您能幸福。请你不要勉强自己,我要说的这些话很傻,但我不得不对过于勤你的你说:请早点睡觉,按时吃饭,不要强行冒险,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请你明白,要爱惜自己,你有时候也可以放松些的,去依靠他们,依靠我。对此我深感抱歉。我弱到无法分担你的痛苦,肩膀与你相比太过脆弱,禁不起任何打击。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已变得坚强,哎……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这是我第一回写这样的文字,可能非常生硬吧?嗯……我知道我不善言辞,但我会尽力,毕竟,我也该有点情感流露。这样说吧!你身上的每一处都令我神往,而你的眼睛我是至今都无法忘怀的,是的,那双蓝色的,干净到一尘不染的动人眼睛。容许我做个老土的比喻,它像极了那不勒斯的海波,在夕阳下闪耀,美得难以言喻……唔……不不不,我想,你本人就是那不勒斯火红的夕阳吧?但是不瞒你说,你的眼睛指引了我的方向,就像黑暗中的曙光。我眯起眼,试图直视那束温暖的光,伸出手指去触碰,匍匐前进。

你的手真的很温暖,也很漂亮。我承认,我是个极度崇尚美的人,但不,不是这样的,布加拉提,我要说的不仅仅是这些文字所表达的。昨晚,我在梦里梦见你紧握着我的手,就像在威尼斯的那天,血液溅开来,手腕处的疼痛那么真实。血蒙住了我的眼睛,那种恐怖的情绪再次涌入脑中。我什么都看不见,这时,你抚上了我的手。我能感觉到你的体温,是鲜活的,温暖的,心里竟不再觉得那么害怕。我听见你在我耳边说:“你无需在意。”你的呼吸是真实的,真实得让我不愿醒来。布加拉提,你的一切留给我的感觉真是令人安心啊……醒来以后才发现眼泪都把枕头打湿了,可恶……换枕套真的超级麻烦啊……哎,说起来,今年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呢,也算是个成熟女性了哦~你现在应该还是二十岁吧?或者说是,永远都是二十岁?

哦对了,替伙伴们传话,他们真的很想念您。对了,乔鲁诺托我送予您一束金盏菊*,她会随这封信一起寄到。米斯达话还是很多,只不过比以前偶尔会和我提起您,说起时他总是露出与以往一样的傻笑,傻得就像被发现在威尼斯和乔鲁诺发生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时的样子。至于乔鲁诺嘛,还是老样子,不爱笑,或许只是在我面前吧。他总是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一丝不苟的,头上还是梳着三个奇怪的金色甜甜圈。虽然是这样啦,但我相信你会为他自豪的,因为不得不说他是个优秀的教父,才上任不久就切断了欧洲好几条毒品交易途径呢。只不过,我真的很希望看到他发自内心地笑笑呢,一次也好啊。他脸上那种温润得真诚的笑意却让我有点陌生呢……乔鲁诺似乎变了不少啊……或许,是我一直没有改变吧?没有改变,是坏事吗?我很疑惑。

当然,也有好事发生:福葛回来了!这事令大家震惊,不过也的确令人兴奋。至少,组织里大多数人都很欢迎他。虽然他没说什么,但大家都看出他这几年似乎过得并不顺利,憔悴了好多。乔鲁诺对他回来了这事高兴了挺久,立刻允许他回来工作。不知为什么,福葛说话时变得更加小心翼翼,生疏起来,哎……这反倒让我有点难过……他的脾气收敛了不少,办事照样很细致,偶尔会和米斯达发发火,但和以前相比好多了。他恭敬地称乔鲁诺为“boss”,这实在让我起鸡皮疙瘩,总觉得他们都变得奇怪起来了啊……

再说说我吧,成功出道,事业也逐渐有了起色。不过专辑什么的实在累人,但还好录制很有趣,也认识了很多前辈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总之,我会变得更好的。再说回学业的问题吧,我会共兼两职,乖巧的学生,才华横溢的歌手。我的成绩也还不错,嗯……应该说,挺好的吧。请为我不要操心。

那,就聊到这里吧,我以后可能不会那么频繁地写信给你了,但我想我会抽空的。所以,收到了请回信吧!告诉我,那里漂亮吗?有海吗?你过得如何?阿帕基和纳兰迦怎么样?好吗?

愿安好,
爱你的特里休.乌纳





●金盏菊:思念的花朵,花瓣犹如金色的天使翅膀,美丽而纯洁。很适合布加拉提。
●其实本来打算写乙女的,突然发现休妹很适合个人视角就写了,写出来后总觉得有种乙女的感觉,可能有点奇怪吧~~~那就顺便打个乙女tag叭www

哈哈哈哈哈我爷爷好可爱

“那家面好吃的!(疯狂暗示)”
“吃不吃雪糕?你们不吃啊?那我去买了啊?”
“好饿啊……可以吃饭了嘛?”

笑死

我和我哥的沙雕日常之明日方舟

我:哥哥哥哥我好像手气挺好哎!是特金光哎!!!
哥:你抽到啥了?
我:看看哈……是黑啊!黑啊!单抽出的!!!应该很有用吧?!!
哥:手气还行,但没啥用
我:可是是六星干员哎~应该很棒啊!
哥:我是说对你来说没啥用
我:为啥?
哥:你不配拥有六星,你太菜了
我:

我:为啥我次次抽都是紫光和白光啊……
哥:挺好啊紫气东来白光闪烁
我:哪里好了啊???
哥:很配你的实力,你太菜了驾驭不住牛逼的干员
我:

哥:啧你太菜了我帮你打
我:哦好(乖乖坐好
哥:你的卡怎么那么菜啊……
我:没办法我是非洲人啊
哥:菜!绿色!
我:算了算了你那么牛逼你打嘛

过了一会儿

哥:爱鸭完了守不住啦
我:啊为啥啊?!
哥:你干员等级太低了
我:(默默流下了眼泪

我:哇哥你的卡好牛逼!!!
哥:还行
我:我的干员都好菜……
哥:不是你的干员菜,是你菜
我:(被戳穿了有点悲伤

【JOJO乙女】离别之花/承/莓

●我更新了哈哈哈哈哈
●是刀子嘤
●绝对ooc





花京院的场合

“对不起典明……对不起……”
你哽咽着,试图用双手捂住他腹部骇人的伤口,却根本止不住血。你眼角的泪不住滴进他身下的血泊里,激起一层小小的涟漪,接着就无声无息地消散在一片红中。
“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再忍耐一下……”

你咬紧牙关,放出替身刚要治疗,他苍白的手便轻轻覆上了你的胳膊。

“……不要……这样……OO……”
他的额角渗出大量的血液,气若游丝地说着。血染红了昔日明丽的发鬃,流进少年逐渐黯淡的紫眸。
“你要活下去……快走……”

“不许乱动!!!”
你红着眼,泪水混合着血滑落,紧闭着眼歇斯底里地对他吼叫,强行治疗起来。
“我们要一起活下去!!你答应过我的!!!”

他早该干涸的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眶,眉眼间带起温柔的弧度,手指颤抖着抚上你的脸颊。
“…………”

他在哭。那破裂的胸腔在哀鸣。
又在笑。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一个温暖的笑。

他微微张开了嘴,眼睛一瞬又有了光泽,奕奕发亮地注视着你。他张开口,却无声,颤抖着做了一个口型,却温柔而坚定地牵起嘴角。他明亮的眼眸暗下来,尝试用手拂过你的发丝,却不受控制地垂了下来。

“不!不……典明……不要走……”

啊……那是你们初见时他那温柔的笑意。犹如含苞的樱花一般美丽而青涩的笑容。可现在那朵不愿敞开心扉的花儿开了,开得那么绚烂,那么凄美。

“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你紧紧握住他的手,泪水决堤。

少年笑着,闭上眼,握住了你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

你在破裂的水塔旁拥抱住逐渐泯灭的他,送走那最后的绿宝石水花,送走少年绿宝石般闪耀的灵魂。

你永远无法忘记那天他要对你说的话,那是一句简单而深情的“我爱你。”


徐伦&承太郎的场合(大量剧情改动)

你没有想到那天会那么突然。尽管你早就知道了结果。

“徐伦!!!”
你撕心裂肺地吼着她的名字,伸出手去抓住她。可是晚了。你看见自己的女儿在自己和丈夫的面前死亡,破碎,血染红了一片。你被他捂住了眼睛,一把揽在怀里,可还是能听见血肉破裂的可怕声音。你只感觉到心脏痛得窒息,泪水失去控制地滑下。

“徐伦啊!我的徐伦……”
你痛苦地用喊得嘶哑的嗓音嘶喊着,猛的推开他的怀抱冲上前,却又被一把抱紧。你无力地挣扎着,最后只能流着眼泪覆上他的手。

她还来不及叫一声……去享受青春……和她的父亲一起回家……

你流着泪抱着他,咬着牙,却压抑不住喉咙里的悲伤,只能任泪水流淌。

“对不起……”
你听到头顶传来他沙哑的声音。
“对不起……”

那声对不起包含了太多。

对不起离开了那么多年毫无音信,对不起从没过问孩子和你的事情,对不起那么多年以来没有给过你一个拥抱,对不起她成为蝴蝶了才发现她有多么的美丽,对不起没有碰到她的手,甚至没有说最后一声再见。

无敌的承太郎失败了。应该说,是一位父亲,一位丈夫失败了。

呐,忘了说。那天飞过监狱上空的青蓝色蝴蝶,真的很美。


福葛的场合

“说好了永远不分开哦!”
你笑着伸出小手指。

“人终究是要死的,怎么可能不分开?不要拿这种无脑情侣之间的情话糊弄我,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他皱皱眉,托托眼镜。
“按科学角度来说,人死了,就是真正的分离了。没有以后,没有将来,只剩下尸体。然后肉体腐烂,只剩下骨头,接着继续腐烂,到最后什么都不剩下,就像我们从没存在过一样。”

“啧!有点情调嘛!我又没和你在上课!还有,没上课你为什么要戴眼镜啊!”

“啊……抱歉……”
他瞬间红了脸,咳嗽一声掩饰过去,摘下眼镜。
“所以,你想听我怎么回答?”

“你想怎么回答?”
你托着腮帮子,歪脸问。

“咳……那……我答应你,永远不分开,直到死亡!”
他深吸一口气,红着脸伸出手指。

“哈哈,好啊~那你可千万别毁约啦!”

“你明明这么说过的……OO……我答应过你的……”
他捂着脸,痛苦地跪倒在一块石碑前,明媚的金发被雨打湿,染上暗淡的棕褐。大理石的墓碑上刻着你的名字,没有照片,显得无比冰冷。
“明明是你先毁约的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印象里那个笑得灿烂,有时却成熟得令人惊叹的女孩再次浮现在眼前。她是那么美丽,那么强大,那么坚定,拥有着他早已丢失,满眼羡慕的那份洒脱和天真。

“说好的永远在一起呢……忘记了吗……”
眼泪随着雨滴落了下来。

“……即便是死亡,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他匍匐在地,颤抖着抚摸冰凉的石碑,轻轻用额头抵住。
“我爱你,永不分离。”

是啊,死亡也不能分离的爱情,永不腐朽的爱情,这份爱,是潘纳科特.福葛不知恬耻的一生中备受赞颂,也是唯一一件值得赞颂的事情。那是他和他的亡妻,定下的约定。

因为学习的原因所以文会拖很久嘤……
不是退网,只是不会那么频繁上线啦~但我周末会回来哒~
以后也会变成不定期更,如果有哪一天突然冒出来了也希望大家谅解~

(好吧这些大部分是因为我懒的缘故嘿嘿嘿嘿

但我周末会努力肝哒!!!
谢谢大家~~~

不喜欢魔道祖师小说
但喜欢动画因为喜欢阿杰和边江老师hhh
我好双标

不要日我哈
纯属个人观点

300fo点梗

300fo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点梗的话随便点!
评论区私信都可以!!
都可以点!!
快点点!!!

突然想起来两百fo的三个点文挑战还有一篇没写完……就算到这次来吧!!!
抽取两个幸运儿!!
快点!!!

爆肝预警⚠️⚠️⚠️⚠️

占tag致歉